醫生指鴻毛藥酒是毒藥被捕 是否構成損害商品聲譽(yù)罪?
2018-04-16   編輯:界面-梁宙

核心提示:2017年12月,廣州醫生譚秦東發(fā)表《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lái)自天堂的毒藥》一文稱(chēng),“鴻毛藥酒”廣告夸大療效,包治百病。2018年1月25日,內蒙古警方以涉嫌損害商品聲譽(yù)罪對譚秦東進(jìn)行逮捕。目前,該案已被移送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譚秦東沒(méi)有想到,自己寫(xiě)的一篇文章招來(lái)災禍。

 
  2017年12月,廣州醫生譚秦東在圖文創(chuàng )作分享應用APP“美篇”上發(fā)表《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lái)自天堂的毒藥》(以下簡(jiǎn)稱(chēng)《毒藥》)稱(chēng),“鴻毛藥酒”廣告的主要消費者基本是老年人,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遣時(shí)間項目就是電視,鴻毛藥酒真是滲入人心。
 
  “夸大療效,包治百病。廣告屢禁不止,為何?巨大的商業(yè)利潤,幕后的推廣公司”、“中國神酒,只要每天一瓶,離天堂更近一點(diǎn)?!弊T秦東還在文章中寫(xiě)道。最后,他在該文注明“部分內容轉自西茜醫生”。
 
  2018年1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涼城縣公安局以涉嫌損害商品聲譽(yù)罪對譚秦東實(shí)施逮捕。4月13日,界面新聞?dòng)浾邚臎龀强h人民檢察院了解到,該案已被涼城縣公安局移送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界面新聞了解到,譚秦東被起訴的原因在于其惡意抹黑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的產(chǎn)品“鴻茅藥酒”,給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損失140余萬(wàn)元,涉嫌損害商品聲譽(yù)罪。
 
  4月13日,界面新聞?dòng)浾邚臎龀强h人民檢察院了解到,涼城縣公安局已將該案移送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公訴時(shí)間仍未定。
 
  醫生指“鴻毛藥酒”是毒藥被捕
 
  譚秦東今年39歲,2010年畢業(yè)于湖南省長(cháng)沙市中南大學(xué),獲臨床醫學(xué)碩士學(xué)位,2008年取得執業(yè)醫生資格,曾在南方醫科大學(xué)第三附屬醫院工作,后來(lái)辭職創(chuàng )業(yè)。
 
  2015 年至今,譚秦東在廣州市陸續開(kāi)了三家公司。事業(yè)蒸蒸向上的譚秦東,卻沒(méi)想到因為自己在網(wǎng)上發(fā)布的一篇文章,讓他或將面臨牢獄之災。

2017年12月19日,譚秦東在“美篇”上發(fā)布《毒藥》一文稱(chēng),“中國神酒,只要每天一瓶,離天堂更近一點(diǎn)”。文章中以較大篇幅分析:人到老年,心臟和血管都發(fā)生了明顯的變化,而心肌梗死之類(lèi)的心血管疾病以及腦卒中之類(lèi)的腦血管疾病,其發(fā)生和發(fā)展的根源,正在于心血管系統的變化。
 
  “老年人,尤其有高血壓,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飲酒。鴻毛藥酒廣告的主要消費者基本是老年人?!弊T秦東在文章中表示,鴻毛藥酒廣告的主要消費者基本是老年人,“鴻毛藥酒”夸大療效,包治百病。
 
  “廣告屢禁不止,為何?巨大的商業(yè)利潤,幕后的推廣公司。是時(shí)候讓鴻茅藥酒消停一下了?!薄抖舅帯芬晃淖詈蠓Q(chēng)。
 
  據譚秦東的妻子劉璇介紹,《毒藥》一文最初發(fā)布在美篇的個(gè)人主頁(yè)上,如今該文章已被設為僅自己可見(jiàn),設置前閱讀量為2000多?!安皇前凑誌P地址統計,即同一個(gè)IP地址可以重復登錄,閱讀量也隨之增加?!眲㈣f(shuō)。
 
  雖然《毒藥》一文的標題和正文中出現的都是“鴻毛藥酒”,但因為僅一字之差,以及在文章中附有關(guān)于鴻茅藥酒違規廣告的通報和新聞報道的截圖,《毒藥》一文也被認為是將矛頭指向了鴻茅藥酒。
 
  界面新聞獲悉,涼城縣公安局于2017年12月27日接到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員工木某報案,稱(chēng)2017年12月期間,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發(fā)現有多家公眾號對其公司的產(chǎn)品“鴻茅藥酒”進(jìn)行惡意抹黑,甚至宣稱(chēng)鴻茅藥酒是“毒藥”大肆傳播不實(shí)言論,傳播虛假消息,誤導廣大讀者和患者。

    木某還表示,該行為導致多家經(jīng)銷(xiāo)商退貨退款,總金額達827712元,造成其公司銷(xiāo)量急劇下滑,市場(chǎng)經(jīng)濟損失難以估量,嚴重損害其公司商業(yè)信譽(yù)。
 
  隨后,涼城警方從“美篇”所隸屬的公司調取了譚秦東的注冊ID號和手機號。2018年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涼城縣公安局以涉嫌損害公司信譽(yù)、商品聲譽(yù)罪,將譚秦東從廣州的家中帶走,次日譚秦東被刑事拘留。今年1月25日,經(jīng)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譚秦東。
 
  譚秦東是否構成損害商品聲譽(yù)罪?
 
  在譚秦東的妻子劉璇看來(lái),丈夫發(fā)表《毒藥》一文,并非惡意抹黑鴻茅藥酒。
 
  “丈夫作為醫生,對涉及藥品的廣告比較敏感,看到鴻茅藥酒的廣告打得這么兇,產(chǎn)品也很火,他從醫生的職業(yè)本能出發(fā),感覺(jué)到有點(diǎn)夸大,就寫(xiě)了(《毒藥》)這篇文章?!眲㈣瘜缑嫘侣?dòng)浾哒f(shuō)。
 
  涼城警方偵查認定,譚秦東發(fā)布《毒藥》一文,并在自己的微信群里連續轉發(fā)10次左右,網(wǎng)站點(diǎn)擊量2075次,美篇APP內有三次訪(fǎng)問(wèn),微信好友有250次訪(fǎng)問(wèn)、微信群有849次訪(fǎng)問(wèn)、朋友圈有720 次訪(fǎng)問(wèn)、其它訪(fǎng)問(wèn)253次,被分享120次。
 
  涼城縣公安局表示,犯罪嫌疑人譚秦東利用互聯(lián)網(wǎng)公開(kāi)捏造并散布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lái)自天堂的毒藥的虛偽事實(shí),惡意抹黑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的產(chǎn)品“鴻茅藥酒”, 造成多個(gè)省份的商家和消費者大面積退貨,給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損失1425375.04元。
 
  對此,警方認為,譚秦東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之規定,涉嫌損害商品聲譽(yù)罪。
 
  譚秦東的辯護人、廣東舜華律師事務(wù)所律師胡定鋒則表示,在主觀(guān)上,譚秦東沒(méi)有犯罪故意,譚秦東發(fā)表《毒藥》一文,目的是想通過(guò)自己專(zhuān)業(yè)知識告訴老年朋友尤其是高血壓、糖尿病患者不要輕信某些藥酒虛假廣告的宣傳,盡量少飲酒、不飲酒。

      “《毒藥》一文對‘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業(yè)信用、資信狀況、經(jīng)濟實(shí)力以及商品質(zhì)量、品牌形象并未作任何負面的評價(jià),”胡定鋒稱(chēng),譚秦東本人并非藥酒生產(chǎn)企業(yè)的競爭者,不具有其它商業(yè)目的,主觀(guān)上沒(méi)有損害他人公司信譽(yù)、商品聲譽(yù)的犯罪故意。
 
  胡定鋒指出,在客觀(guān)上,譚秦東也沒(méi)有損害他人商品聲譽(yù)行為,《毒藥》一文并未將“鴻茅藥酒”與“毒藥”相提并論?!傍櫭迸c“鴻毛”雖一字之差,卻不能混為一談。注冊商標具有一個(gè)重要的法律屬性,即可區別性,“鴻茅”與“鴻毛”在法律上只能認定為商標近似或(商品)名稱(chēng)近似。
 
  “譚秦東是否構成犯罪取決于是否捏造虛假信息,而是否捏造虛假信息則取決于‘鴻茅藥酒’是否存在虛假廣告宣傳。相對于社會(huì )公共利益與企業(yè)商品聲譽(yù),孰重孰輕是區分罪與非罪的關(guān)鍵,”胡定鋒說(shuō),《毒藥》一文帶著(zhù)科普的意思,只是標題上用的“毒藥”一詞值得商榷,但不構成犯罪。
 
  鴻茅藥酒是非處方藥
 
  近年來(lái),鴻茅藥酒的廣告一直備受爭議。
 
  鴻茅藥酒的生產(chǎn)公司是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據其工商注冊資料顯示,該公司許可經(jīng)營(yíng)的項目包括中成藥酒劑(含中藥前處理、提?。┥a(chǎn)和銷(xiāo)售、保健食品:鴻茅牌鴻茅健酒、鴻茅牌鹿茸參芪酒、鴻茅牌鴻茅鹿龜參酒的生產(chǎn)和銷(xiāo)售等。
 
  在其宣傳廣告中,鴻茅藥酒被宣稱(chēng)涵蓋67種中藥,可以達到“祛風(fēng)除濕、補氣通絡(luò )、健脾溫腎、舒筋活血”的功效。鴻茅藥酒頻繁使用的廣告詞包括:“每天兩口,健康長(cháng)壽”、“中老年綜合調理的好方法”、“一劑藥酒,對多種病有效果”、“酒到藥到療效更周到”等。
 
  實(shí)際上,鴻茅藥酒并非普通的酒,也不是保健食品。根據備案信息顯示,鴻茅藥酒是一種非處方藥(OTC),批準文號為國藥準字Z15020795。

     界面新聞?dòng)浾邚膰沂称匪幤繁O督管理總局官網(wǎng)上查詢(xún)獲悉,自2011年開(kāi)始,截至2018年4月13日,取得最多藥品廣告批準文號的前四名分別是鴻茅藥酒、阿膠、藿香正氣口服液、芐達賴(lài)氨酸滴眼液。
 
  其中,鴻茅藥酒共取得1192個(gè)藥品廣告批準文號,比排在第二名的阿膠多了一倍。此前,因莎普愛(ài)思錯誤宣傳而備受質(zhì)疑的芐達賴(lài)氨酸滴眼液取得的藥品廣告批準文號為418個(gè)。
 
  近年來(lái),不少媒體對鴻茅藥酒廣告的違規問(wèn)題提出過(guò)質(zhì)疑。
 
  2017年8月,《健康時(shí)報》曾報道稱(chēng),記者研究近十年公告文件,據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曾被江蘇、遼寧、浙江等25個(gè)省市級食藥監部門(mén)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xiāo)售數十次。
 
  在此前各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通報中,鴻茅藥酒的廣告違規性質(zhì)以“擅自擴大藥品功能主治和適應癥范圍”等問(wèn)題居多。如2015年1月,江蘇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曾對5種違法廣告藥品采取暫停銷(xiāo)售措施,其中就包括鴻茅藥酒,違法分析為:擴大藥品適應癥(功能主治)范圍;夸大藥品療效;嚴重欺騙和誤導用藥者等。
 
  2018年以來(lái),也有部分媒體、自媒體質(zhì)疑鴻茅藥酒廣告違規的問(wèn)題。今年3月8日,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官網(wǎng)上發(fā)文表示,近期,國內部分媒體、自媒體(微信公眾號)登載或轉載鴻茅藥酒廣告違規發(fā)布內容的言論,自治區局高度重視,組織對相關(guān)情況進(jìn)行了調查核實(shí)。
 
  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還稱(chēng),經(jīng)查,自2014年以來(lái),自治區局從未接到有關(guān)鴻茅藥酒違法廣告情況的通告、通報,更無(wú)采取暫停銷(xiāo)售措施的函件。違法廣告監測數據也未涉及鴻茅藥酒。
 
  同一天,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號發(fā)表《對一些自媒體嚴重誹謗我公司商譽(yù)的嚴正聲明》指出,對于任何嚴重損害了該公司的企業(yè)聲譽(yù)的行為,該公司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決不姑息。
 
  4月12日,界面新聞?dòng)浾咧码婙櫭┧幘瓶头?,其工作人員介紹,鴻茅藥酒是藥,不是保健品,不能自己亂喝。其中,孕婦、哺乳期的婦女,患有肝腎功能不全、心臟衰竭、腎衰竭、酒精過(guò)敏等病癥的人群均不適合服用。